“出水嬉戏的江豚越来越多了”

九江濂溪区鄱阳湖巡护员王第友被授予国际巡护员奖2021年度特别嘉奖

来源:  新法制报     |    日期:  2021年08月27日     |    制作:  何山     |    新闻热线:  0791-86847195

  近日,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世界自然保护地委员会国际巡护员奖揭晓——来自九江濂溪区的鄱阳湖巡护员王第友,因为对鄱阳湖生态保护区的贡献,被授予2021年度特别嘉奖。

  大半辈子和鄱阳湖打交道的王第友曾是一名老渔民,亲眼目睹鄱阳湖在非法捕捞下鱼类资源日益枯竭的景象后,他从“老渔民”变身“护鱼员”,常年守护濂溪区下辖鄱阳湖至长江约60公里的水段。如今的他,还是九江市微笑天使江豚保护中心及濂溪江豚协巡队队员。

  在政府的支持鼓励以及多方努力下,鄱阳湖鱼类资源得到了有效恢复,如今,江豚跃出水面嬉戏的美丽景象,多次出现在王第友的眼前。

  守护60公里鄱阳湖水域

  8月17日清晨6点半,54岁的王第友从九江市濂溪区姑塘镇出发,骑十几分钟摩托车前往不远处的雨霖港。简单准备后,王第友迅速发动巡护船,同几名队员一起开始一天的湖面巡护工作,“今天下午我们往鄱阳湖大桥方向巡护”。

  “以前是捕鱼,现在是护鱼,变化真大。”站在巡护船头,王第友身上橙红色的救生衣格外醒目。

  8月10日,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世界自然保护地委员会国际巡护员奖揭晓,王第友因对鄱阳湖生态保护区的贡献而被授予2021年度特别嘉奖。据报道,自然资源部于2019年经批准正式成为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国家会员代表。

  谈起这次获奖,皮肤黝黑的王第友笑着摆起布满老茧的双手:“很荣幸得到这一荣誉,但这是属于全体队员的,今后我们会加强巡护,保护好我们的鄱阳湖。”

  巡护队员中,有的在园区干过保安,有的做过小龙虾养殖,但他们最终都选择回到鄱阳湖上,全职干起了巡护工作,负责九江市濂溪区下辖的鄱阳湖至长江约60公里的水段。

  巡护队每天都会“出征”,分上午、下午两班巡查湖面,观察江豚和候鸟,清理湖面垃圾,举报非法捕捞和非法采砂。

  “有人在钓鱼,快!”王第友从望远镜里看到岸边有人钓鱼,马上指挥巡护船靠岸。经过现场检查,钓鱼者使用的是海竿、爆炸钩等非法渔具。

  “只允许1人1竿1钩,其他的都不行。”说罢,王第友与队员们便收缴了非法渔具,一并交给渔政执法部门处置。

  “经过保护,现在鄱阳湖的鱼多了,工业捕捞虽然没有,但还是有人使用非法渔具钓鱼,一次也能钓上来一百多斤,对渔业资源的危害不小。”王第友介绍说。

  王第友记得,有一个夜晚在岸边巡查非法钓鱼时,被收了渔具的钓鱼者心有不甘,偷偷将5名队员的摩托车油管偷走了,王第友和队员们不得不通知亲友送来汽油和油管,当日凌晨3点多才回到家。

  “不理解也没有办法,这是我们的工作。”王第友笑着说。

  从捕鱼者变身“护鱼员”

  54岁的王第友,其实是姑塘镇的老渔民。

  十几岁时,他就跟随着父兄捕鱼,以渔船为家。长大后,王第友成了家,夫妻俩一起在鞋山湖捕鱼,最远还曾去过长江口。

  20世纪90年代,是王第友家最好的光景。“那个时候,江里鱼多,根本不愁。”王第友回忆说,每次捕鱼回来,渔船上总是满载着江鱼和河蟹,有时鱼儿还会自己蹦到船上来,一年下来能有10多万元的收入。

  然而,由于长期以来的过度捕捞,长江和鄱阳湖的鱼类资源日益衰竭,尤其是素有“水中大熊猫”之称的江豚数量急剧减少。王第友至今仍清楚记得,1992年有只江豚被自己的渔网困住,他亲手撕破自己的渔网,把江豚放走。“再这么下去,江豚就要没了。”王第友心疼地说道。

  2016年,王第友下定决心把渔具渔网全部低价处理,“洗脚上岸”成为鄱阳湖的一名巡护员。此后每天早上,王第友都会来到雨霖港,在雨霖港至鄱阳湖大桥水域志愿巡湖,日复一日地与江豚和候鸟为伴,观察生态环境,清理湖面垃圾。

  2017年6月,在农业部长江流域渔政监督管理办公室支持下,长江江豚拯救联盟等民间公益机构发起了“协助巡护”计划,在江西成立了专职江豚巡护队。当月,王第友等4人从志愿者成为了全职的协助巡护员。

  2018年11月,王第友注册成立九江市微笑天使江豚保护中心,巡护船上从此挂上了“九江市微笑天使江豚保护中心”的旗帜,温暖地行进在湖面上。

  鄱阳湖再现江豚嬉戏

  “刚开始巡湖时,有的渔民不理解,在背后骂我是叛徒,还曾经面临人身安全的威胁。”王第友说,有的渔民朋友甚至直接与他断绝了来往。

  王第友的妻子意见也很大:“别人家电网捕鱼,一年随便都有十万元左右的收入,你做巡护员的工资一个月加上补贴也就3000元,还到处得罪人,图什么?”

  王第友没有多做解释,心系鄱阳湖的他,下湖的次数比打鱼时还要多。

  2019年9月29日,江西省印发的《全省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退捕工作实施方案》提出:“我省水生生物保护区将进行永久禁捕,长江干流及鄱阳湖区将进行为期10年禁捕。”与此同时,渔船、渔具的回收工作也同步开展。

  九江濂溪区农业农村局四级主任科员黄晓敏表示,2020年濂溪区水域内233本捕捞证已经全部进行了回收;同时回收渔船553艘,回收各类网具17.8万公斤,均进行无害化再利用处理,做到了应收尽收。

  在政府的重视及支持下,王第友所在的护鱼队伍由原来的6人增加到了10人。“10个人分3组,每天来回60公里,发现钓鱼的就上去劝导宣传,发现非法捕捞的,就上去制止,同时联系相关部门处理。”王第友说。

  由于并非执法人员,每每遇到非法捕捞的情况,王第友和巡护队员们每次都会拍照取证上传到农业部专门护鱼的APP里,定好方位,同时举报给所在区域的渔政部门。

  “如果天气不好,不适宜出船,我们就改为岸上巡视。”王第友说,鄱阳湖堤岸边没有路,巡护队员需要经常在荒草中行走,在河沟上跳跃。

  就这样,在多方的努力下,王第友和他的队友们巡湖范围内的鱼类资源得到了有效恢复。让他感到欣喜的是,最近总是能见到一些许久未在鄱阳湖出现的鱼类,鱼儿的数量也明显多了,记忆里鱼虾嬉戏的场景又重新浮现。

  王第友高兴地说:“现在见到江豚的频率明显高了许多,当可爱的江豚跃出水面嬉戏,那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!”

文/ 郭静 付文 记者戴平华